控協會用「電腦節」名 電腦商會敗訴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杜法祖)電腦節」名字鬧侵權風波,香港電腦商會聲稱多年來花費460萬元作宣傳開支,已取得「電腦節」這個商品名稱的商譽,惟香港電腦業協會卻於2010年舉辦「深水腦場電腦節」,認為對方侵犯「電腦節」此3個字屬於電腦商會的版權,入稟控告香港電腦協會。高等法院昨頒下判詞判電腦商會敗訴,表示不接納公眾認為「電腦節」這個名字只代表了香港電腦商會舉辦的電腦活動,認為群眾只感到「電腦節」就是買電腦會有折扣,根本串連不上電腦商會。

判詞亦指早前的電腦節亦是商會與區議會合辦,並非一個組織獨力完成,加上協會舉辦「深水腦場電腦節」沒對商會造成損失,因此駁回香港電腦商會的申請。 

資料來源:香港文匯報2013年12月7日

http://paper.wenweipo.com/2013/12/07/HK1312070016.htm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電腦節」名稱訴訟 電腦商會敗訴

「電腦節」名稱不涉商譽 電腦商會控侵權敗訴

【蘋果日報 即時新聞】香港電腦商會3年前於會展舉辦「電腦通訊節」,卻指香港電腦業協會搶閘使用「深水埗夏日腦場電腦節2010」的名稱舉辦類似活動,涉及侵權並影響其商譽,入稟高等法院要求協會賠償。案件早前在法院審結,法官今頒下判詞,裁定原告商會敗訴。

法官在判詞中指,「電腦節」不涉及商譽,不存在商譽受損的問題,市民亦不會對兩者混淆,故商會並沒有損失。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2013年12月6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31206/51970156

【由左至右】香港電腦業協會 財務長馮振華、祕書長陳成廣、主席葉景祺、常務副主席呂健忠、副主席陳林惠貞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法庭駁回香港電腦商會申請

【星島日報 即時新聞】電腦節於2010年鬧雙胞風波,香港電腦商會聲稱多年來花了460萬元的宣傳開支,已取得「電腦節」這個商品名稱的商譽,惟香港電腦業協會卻於當年主辦「深水埗腦場電腦節」,有侵犯香港電腦商會的版權之嫌。

法庭今日頒下判詞,不接納公眾會認為「電腦節」這個名字只代表了香港電腦商會舉辦的電腦活動,駁回香港電腦商會的申請。

資料來源:星島日報 即時新聞 2013年12月6日

http://std.stheadline.com/breakingnews/20131206a163650.asp

【由左至右】香港電腦業協會 財務長馮振華、祕書長陳成廣、主席葉景祺、常務副主席呂健忠、副主席陳林惠貞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六 「來而不往非禮也」之四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六「來而不往非禮也」之四

「不死黃金戰士」的真相

經過四月十二日本會曾要求梁定球先生親自解釋,請其坦白說出結束高登店舖之真實原因?至今梁定球先生還未能坦白說出真相。故本會只有公開有關資料,而這些資料均是由法院撰寫,而本會也是以等法庭資料作評論的依據,因此並不存在誹謗香港電腦商會或梁定球先生。

梁定球「翻版專家」的表表者

根據法庭判詞所述,梁定球先生所經營的四間電腦零售店舖,在1996年至1998年間共創造出超過五億港元的交易﹕包括1996年的HK$189,613,242、1997年的HK$186,483,855及1998年的HK$167,476,457。原來這些可觀交易的背後,當中卻是有侵犯知識版權而獲得的,終於微軟公司在多番收集證據後,在1998年向梁定球操控之公司提出民事索償,在經過幾年的司法程序後,最終在2002年10月10日被法庭判罰合共HK35,832,570,而這位被壹週刊號稱為「不死黃金戰士」之真身,背後原來卻是「翻版專家」的表表者。

梁定球「結業」的真正原因

梁定球被法庭判罰三千多萬港元後,由於個人不用上身,唯有把心一橫,索性結束所有零售店舖,而微軟公司欲想借法庭的判罰,取回三千多萬港元罰款的願望最終也是落空而回,及後於2003年9月梁定球所持之公司被法庭下令強制清盤。在零售店舖全線結業後,梁定球又回復自由身,在一雞死、一雞嗚下,梁定球随即轉用有Able名字的公司,繼續經營其電腦業務。

被迫「揭私穩」的因由

本會再次申述﹕

1. 翻看本會以住的公開評論,全是針對香港電腦商會這一組織。而本會一向堅守着只對事不對人的原則,皆因本會不欲將兩個組織間的矛盾,來攻擊香港電腦商會內的任何一個人,奈何香港電腦商會狼子野心,硬將業界間之矛盾衝突,及被迫停辦「香港電腦節」的怨氣,借用所謂「討回公道」的批評作愰子,指名道姓下公開針對個別業界人士,這種對人不對事的態度,也直接迫使本會要照板煮碗。

2. 本會與香港電腦商會現正有三宗訴訟等候處理,分別為﹕

(一) HCA621/2010 香港電腦商會控告本會的Passing Off,在2010年8月的臨時禁制令中,高等法院裁定香港 電腦商會敗訴,並需全數繳付本會的所有訴訟費用,而案件將排期在本年11月正式開審。

(二) HCA2102/2012香港電腦商會控告本會之永遠名譽會長佘繼泉先生 誹謗罪。

(三) HCA2124/2012香港電腦商會控告本會誹謗罪。
 
 上述三宗案件,本會全是被動及被迫參與其中,香港電腦商會由始至終均是始作俑者,由於案件尚未解決,故此,本會只有加緊搜索所有香港電腦商會及其成員的資料,繼續揭露這組織及其成員之所作所為,留待特區政府及社會各界人士主持公道。

香港電腦業協會秘書處

2013年9月25日

高等法院判詞 Microsoft vs 梁定球 Able System

高等法院判詞 Microsoft vs 梁定球 Able System

高等法院判詞 Microsoft vs 梁定球 Able System 

梁定球公司Able Computer 註冊記錄

梁定球公司Able Computer 註冊記錄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香港電腦商會「討回公道」之(四)及(終極篇)

本函檔號:DG-1309-231

致: 香港電腦商會

有關﹕「討回公道」之(四)及(終極篇)

本會發現於 貴會官方網頁發放有關本會之文章,當中之「討回公道」(四)及(終極篇)有抹黑及誹謗本會之嫌。

 (一)2012年12月3日之「討回公道」(四)內,先指名道姓地針對本會各成員,繼而指﹕「他們既已是腦滿腸肥的業主,然而卻又繼續殘民以自肥,….. 」﹔(二)後於2013年1月10日之「討回公道」(終極篇)內,「業界流傳著一個「陰謀論」,即香港電腦業協會某些人士故意破壞深水埗電腦商場的營商環境,待商舖的市場價值回落後再趁低吸納商舖。眾所周知協會的核心成員和其家族成員現時或曾經是該等商場之大業主,現時已賣舖的呂健X及陳成X,於市場高位賣舖再稍等時機趁低吸納,實在是正常不過之道理。」

貴會發佈上述評論已嚴重影響本會、本會各被點名之成員及本公司之名譽,本會及本會各被點名之成員將保留一切循法律途徑之追究權利。

由於 貴會該等不盡不實之文章,已令本會、本會各被點名之成員及本公司之聲譽受損,懇請 貴會於14日後立即刪去與事實不符的頁面。如 貴會對以上有任何疑問,請致電3153 5291與本會職員聯絡。謝謝。

香港電腦業協會秘書處
2013年9月19日

副本抄送:蘇俊健律師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立法會宴會廳

【2013年5月21日 立法會宴會廳】 香港電腦業協會應邀出席立法會蔣丽云議員宴請之午宴,並與立法會曾鈺成主席、行政/立法會李慧琼議員、深水埗區議會黄達東副主席、鄭泳舜議員、陳偉明議員及劉佩玉議員合照。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五【來而不往非禮也】之三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五【來而不往非禮也】之三

自取其辱之腦場河東獅

根據壹週刊原文報導:

令全城瘋狂的深水埗電腦節,以往一年舉辦兩次,然而,本月初又在九龍灣復活。想不到這招救市良方,卻被一班腦場商戶形容為人流毒藥,指每次電腦節都令腦場變得冷清。消息傳出後,各界無不嘩然,大會主持梁定球為穩軍心,特意安排全體幹事在開幕禮中現身撑場。其中,商會唯一的女幹事鄭杏霞,更不停在場隔空反擊﹕「班腦場業主都傻,自己唔肯花心思搞旺個場,但又叫其他商場唔好搞,你話講唔講得通?」她愈說愈激動,更緊握雙手七情上面,「我身為商會財政,鬧商會即係鬧我啫。其實電腦節係益行家,講極大家都唔明。」

化人需先正己

香港電腦商會的副主席鄭杏霞親口在壹週刊內承認在80年代與丈夫創辦信成佳賣老翻AppleII電腦,那些年,她也曾努力地經營侵權及盜版軟件等電子及電腦產品生意,才令致她合家變為今天的有產階級,但在該會的「討回公道二」中,他們卻反指責「有協會核心人物也曾經經營侵權及盜版軟件等電子及電腦產品生意,我們不難想像這些人的知識產權意識比較薄弱。」這又再次證明了,是誰在賊喊捉賊?所謂要「討回公道」者,請必先檢視自己的以往言論與德行,正己化人都不懂,但卻又要「討回公道」,香港電腦商會又再次自取其辱、見笑人前。

奪權失敗

鄭杏霞又在壹週刊話自己曾經於腦場買下三個鋪位當老闆,想當年她確曾是高登電腦中心業主委員會的委員,但在她頭載另一帽子下(香港電腦商會副主席),部份委員已開始察覺這香港電腦商會的狼子野心,遂開始出現各委員間之矛盾意見,而鄭杏霞最終只有籌劃奪權的行動。但因該委員會的工作,多年來一向以公開、公平及公正的態度運作,所以一向獲得商場眾業主的信任,而鄭杏霞的奪權行動,在業主大會上被揭露後,最終被一眾業主在公開投票下,把她踢出高登電腦中心業主委員會。

願捱「貴租」的騙棍

鄭杏霞經營了三+三年後,連三個商場舖位都甘願放棄,率先止賺離場,這就證明河東獅的眼光是何等的差劣。她今天在止賺離場後,卻反而責難「霸權業主裝苦主」(討回公道三),這全皆因今天的她,可能在承受著所謂「霸權業主」的欺壓,故她才會對業主產生怨恨,但更奇怪的是,她今天卻又在願打願捱下,繼續承租高登店舖營運,此人之言行均前後矛盾及互相反駁,還不知耻地要為香港電腦商會討回公道,從上述二三事件中,則可反影此組織內的成員,全是欺世盜名、狡辯多詐之徒。 

至於香港商鋪的租金,一直任由自由市場機制所帶動,而各持份者更懂得計算其自身的利益。香港大部分的電腦商場,並不是由大型地產商所擁有,而大型地產商才有資格操控租金的高低,因此,大部分的電腦商場根本不存在所謂「霸權業主」的出現,反之,大部分電腦商場均由小業主所擁有,要想操控租金則是異想天開,皆因小租戶可自由選擇各有利位置及合適的租金,而小業主則可獲取其合理的投資收益,兩者在各取所需,各自得益下,以達至雙贏的局面。

香港電腦業協會

2013年5月15日

Find us on facebook: www.facebook.com/IT.Fest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2012年8月10日 不知名人士展示以下易拉架及海報於高登電腦中心桂林街入口及商場內牆身上。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四【來而不往非禮也】之二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四【來而不往非禮也】之二

笑到碌地的「不死黃金戰士」

根據壹週刊報導: 梁定球做了代理十年,九三年他見自己的客仔做零售賺大錢,於是心郁郁轉型。遂看中就近新成立的高登商場落腳,以自己組裝的「黃金嘜」打天下,至今說起仍津津樂道,「依家好多第二代高登老闆,我都由細睇到佢大。」

結果生意做起後,引來大批同行進駐高登,令商場成為著名「腦場」。由於零售生意愈來愈好,令他雄心壯志衝出深水埗,到各區的腦場擴展,高峰期有六間分店,每年做五億元生意。但想不到蜜月期僅有數年,九七金融風暴後,產品滯銷堆滿整個倉,而代理的牌子,因銷量下降,紛紛離他而去,年尾埋數更要蝕錢。他不斷精簡公司架構,希望捱過低潮,最終「睇住自己公司一間間咁執,個心好難過。」

誰是「翻版專家」的表表者

深水埗的電腦商場建立於八十年代初期,更被譽為電腦業最賺錢的黃金十年,而梁定球卻於九三年後才踏足高登電腦中心,就能以一己之力令商場成為著名「腦場」,背後,原來他確有更賺錢的秘方。
香港電腦業於過去三十年來的發展,跟許多發展中的地區同樣,都有賣買翻版貨品的情況出現,但使人氣憤難平的,是這班香港電腦商會的騙棍,試問當中有那一位不是靠電腦商場才養得到各騙棍腦滿腸肥,本會敢講一句,沒有電腦商場的存在,就根本養不出、養不大這群騙棍,更加不會出現什麼「香港電腦節」及「電腦通訊節」的活動。而今天,香港電腦商會卻在指控電腦商戶為翻版專家,而各騙棍在抽完水、又攞咗威,水鬼升城皇後,卻反面不認娘,這群騙棍正正示範着,什麼叫「食碗面反碗底」。

再因這班商會騙棍均沒有長遠投資的眼光,而梁定球也另有忍衷,反而創會會長就有先見之明,一早就知腦場生意被「電腦節」大搶特搶下,生意必定萎縮,而引致自己都要轉型而轉買紅酒,結果各騙棍就連一間腦場商舖也買不起或不願買,但到今天卻又在數臭商場業主,可笑的是,個別商會騙棍卻仍在租用所謂昂貴租金的店舖為生,但全香港人都明白,是什麼原因令香港的店舖租金如此瘋狂,就唯獨這班商會騙棍明知原因,卻又要轉移視線地責難所謂「霸權業主」。

睇過上述梁定球的經歷,真的是俾佢笑到碌地,自吹自擂一番,被壹週刊捧到上天,不知就裏者,還真的以為他是電腦界的不死黃金戰士,又係俗語云「唔知就俾佢嚇死、知就被俾佢笑死。」但再參照行家們的記憶及本會所查獲的資料,原來對梁定球結業之原因,實在是南轅北轍的事,相信香港電腦商會是本會忠實的觀眾,因此,本會現要求梁定球先生親自解釋,請其坦白說出,其結束高登店舖之真實原因? 本會必先讓梁先生親自解說,總好過由本會踢爆,以免又話本會誹謗貴會之前主席。

香港電腦業協會

2013年4月12日

Find us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IT.Fest

香港電腦商會前主席 梁定球(相片中央)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三【來而不往非禮也】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三【來而不往非禮也】

翻看本會以住的公開評論,全是針對香港電腦商會這一組織。而本會一向堅守着只對事不對人的原則,皆因本會不欲將兩個組織間的矛盾,來攻擊香港電腦商會內的任何一個人,奈何香港電腦商會狼子野心,將業界間之矛盾衝突,及被迫停辦「香港電腦節」的怨氣,借用所謂「討回公道」的批評作愰子,指名道姓下公開針對個別業界人士,這種對人不對事的態度,也直接迫使本會要照板碗。

先出場者當然是創會會長張耀成,根據壹周刊的報導﹕原來他除了是電腦商會成員外,還是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及電子設備回收協會的核心幹事,「呢幾個協會,班底都來自電腦商會,但每個會的職能都有唔同,例如回收協會,目的係幫業界樹立環保形象,令到我同政府傾新計劃時有更多籌碼,至少環保署都好支持我。」

入會、攪會着數多

張耀成愛搞商會,達至業界與自己生意雙贏的做法,其實無可厚非。本地多家數碼製作公司聯合組成的數碼娛樂協會,其主席彭子傑亦形容入會好處極多。「大部分協會成立目的係代表業界,向政府傾利益,因為一家公司出聲,政府肯定唔騷你,但聯合一齊,唔多唔少都會拎到油水,最後業界得益唔會少你一份。如果你協會唔怕蝕底做阿四,容易得到同行認同,至少記得你個名先,日後較易埋身傾合作。最後所得,肯定比失去更多。」

故張耀成愛搞商會的目標已昭然若揭,原來只是用作向政府傾利益,最終是唔多唔少都會為自己拎到油水,所以難怪張耀成愛利用香港電腦商會作招牌,樂此不疲地向特區政府申請各式各樣的資助,再而為自己也將會拎到油水。

提防騙子 誠信敗壞之徒

張耀成愛搞商會搞到上引,自電腦生意慘淡繼而轉賣紅酒,更攪出個所謂「香港紅酒協會」的組織,外間不知就裏者,就被這協會的名氣所嚇親,但經查證後,就會俾佢笑死,原來所謂「香港紅酒協會」,只是個私人有限公司而矣,董士方面則只有佢自己一人,而並非什麼紅酒業界的代表組織,但他捧卻着這個協會的牌頭,就惹來不求甚解的各傳媒組織,以為他真的是紅酒業界的代表,經常找他發表與紅酒業界的有關意見。

根據東周刊報導﹕

創會會長張耀成分配一個單邊靚位,記者到通絡的攤位視察,發現ASK公司的橫額,已覆蓋了原來的公司名稱。ASK賣的主要是「老翻」iPhone及HTC Hero外殼的山寨手機,負責人王先生向記者稱,公司本身並非做零售,只是趁電腦節推廣產品打響品牌。
同樣「寄居」在通絡攤位、賣耳筒的Kare-Inno公司業務發展經理Samuel更承認,會分佣給張耀成,「我們找了Jacky(張耀成)幫手,他二話不說就分一部分攤位給我們,不用我們畀租,從營業額抽佣就可以。」但他不肯透露拆帳比例。

記者找到張耀成,他大方承認與其他公司合作經營攤位並從中抽佣,但否認做法有問題,更話﹕「無人話一定要做零售先可以申請攤位,我找人批發產品給我,都算是做緊電腦生意。」更利用一個單邊靚位,再找多間公司合作,實行再賺多一份。

查看2008年9月19日區議會會議紀錄﹕

第42段  廖妙枝女士指出發現往年有商戶投得展位後,與其他公司合作經營,她查詢今年大會有否措施防止類似情況發生。

第43段 陳偉航先生回應,大會將會嚴格要求競投公司以同一公司名義於招牌板上顯示該公司的稱,亦會要求競投到展位的公司必須以承投時所報名的公司發票開單。

第44段 黃鑑權議員查詢投得展位的商戶如違反有否罰則規管。

第44段 陳偉航先生回應,大會會有適當的罰則規管,除了以上情況外,大會對於噪音問題亦有嚴格規營。

創會會長張耀成已示範了如何利用「攪會」,來為自己拎到油水,更教導大眾如何將所謂「規管」(自己是遊戲設計者,又是遊戲參與者)放在垃圾桶內,更揭示深水埗民政處及區議會以往是如何包庇此組織,在這黑箱作業與分餅仔式的分配攤位制度下,必然會結出以權謀私的果實,從此人之道德淪喪、誠信敗壞之操守,還在賊喊捉賊下要「討回公道」。  

 
 

 

香港電腦業協會
 
2013年3月18日
 
Find us on facebook: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二 【如有類同 並不怪異】

「公道自在人心」之 篇十二 【如有類同  並不怪異】

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梁振英先生話以個人名義,於早前向信報發出律師信,指控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先生的一篇文章誹謗,而練乙錚先生的評論文章內,雖然已多次強調是根據「陽光時務週刊」的報導而作出推論,但梁振英先生並沒有向始作俑者之「陽光時務週刊」及劉夢熊先生等發出律師信,反而向評論員及信報發出律師信。

事件正正在本會身上同版上演,本會的評論只屬推論和分析,而內容是建基於一個東周刊的報導,事件更與公眾利益有關,若果香港電腦商會認為該篇報導是存在誹謗的意義,香港電腦商會理應向東周刊發出嚴正聲明,也應向東周刊發出律師信,要求東周刊就該報導作出更正及道歉,並應強烈要求撤回該篇報導。

但上述之指定動作,香港電腦商會並沒有作出即時行動,反而就該報導作出所謂三點澄清,但澄清的內容又言不及義,只是在自說自話,完全沒有就報導內容作出逐點的反駁,本會便認為香港電腦商會是間接承認東周刊所報導之真確性,現在商會卻不敢向始作俑者開刀,反而掉轉槍頭地指控本會誹謗,真的是荒天下之大謬。

根據2000年謝偉俊先生控告鄭經瀚先生誹謗的案例,法庭當時指出,只要評論者真誠相信自己的話,就能以「公允評論」作辯解,即使評論背後有私人恩怨,但若評論涉及公眾利益,再加上以客觀的分析,誹謗案便不會成立。

層層利益  相互關照

香港電腦商會至今也沒有澄清東周刊報導的幾點疑問,本會再嘗試推論及分析﹕

黑字﹕東周刊的原文報導

紅字﹕本會的評論及分析

第一點    計分制的分配攤位下,商會會董一定獲派攤位。

因為遊戲規則是由香港電腦商會所制定,所以遊戲參與者(各會董)必會先要保障自己的利益,也就是必定可分配到攤位,利益輸送便由此而起,而黃金、高登商戶在區議會上也曾不斷提出反對聲音,但奈何區議會已簽下不平等條約,區議會是不能直接參與商業投資、決策及營運等權利。

第二點    攤位租金亦分會員及非會員價,前者一萬六千元,後者則貴五成,承惠二萬四千元,明顯不利新人加入。

雖然黃金、高登商戶是可用一萬六千元抽籤攤位,但區外商戶則需用較高的價錢,這個雖然名為「香港電腦節」的活動,但卻岐視深水埗區外的零售商。而這種不合理的制度,原來是別有用心的設計,就是要變相迫人加入香港電腦商會,因為加入商會只需一千八百港元,完全符合經濟效益,而商會更因此可增大自己的會員數目,還可理直氣壯地向特區政府表示,商會乃業界的代表,當要申請公帑資助時,這些人頭數便有利用價值,及更有說服力。

第三點    諷刺的是,部分會董近年已甚少經營電腦業務,以創會會長張耀成為例,他名下的通絡國際有限公司,今次獲分配一個單邊靚位。根據通絡的網頁介紹,公司主要代理液晶顯示屏及電子手帳,但記者曾致電通絡,接聽電話的男士卻說已不賣電腦,改賣紅酒。

全電腦零售業都知道張耀成之通絡國際有限公司已沒有經營電腦業務,反而知他已改買紅酒,他於壹週刊990期更自揭賣紅酒賺逾百萬元。

第四點    創會會長張耀成分配一個單邊靚位,記者到通絡的攤位視察,發現ASK公司的橫額,已覆蓋了原來的公司名稱。ASK賣的主要是「老翻」iPhone及HTC Hero外殼的山寨手機,負責人王先生向記者稱,公司本身並非做零售,只是趁電腦節推廣產品打響品牌。

同樣「寄居」在通絡攤位、賣耳筒的Kare-Inno公司業務發展經理Samuel更承認,會分佣給張耀成,「我們找了Jacky(張耀成)幫手,他二話不說就分一部分攤位給我們,不用我們畀租,從營業額抽佣就可以。」但他不肯透露拆帳比例。

為什麼張耀成要選單邊靚位,就是因單邊位可一分為二,給二間公司同時間經營,賺多一份錢,這就是做會董的好處,更是會董用腦的表表者,而黃金、高登商戶也曾在區議會會議上提出此現象,要求作出更正,因若攤位數目是86個,若有一半可一分為二的話,那實質有129個商戶在街上營運。

第五點    借出攤位抽佣﹕電腦節的閉幕禮上,記者找到張耀成,他承認與其他公司合作經營攤位並從中抽佣,但否認做法有問題,「無人話一定要做零售先可以申請攤位,我找人批發產品給我,都算是做緊電腦生意。」

查看2008年9月19日區議會會議紀錄﹕

第42段  廖妙枝女士指出發現往年有商戶投得展位後,與其他公司合作經營,她查詢今年大會有否措施防止類似情況發生。

第43段 陳偉航先生回應,大會將會嚴格要求競投公司以同一公司名義於招牌板上顯示該公司的名稱,亦會要求競投到展位的公司必須以承投時所報名的公司發票開單。

第44段 黃鑑權議員查詢投得展位的商戶如違反有否罰則規管。

第44段 陳偉航先生回應,大會會有適當的罰則規管,除了以上情況外,大會對於噪音問題亦有嚴格規營。

創會會長張耀成率先示範何謂目無法紀,看看他視所謂「規管」如無物,還堂而皇之地坦言承認,更大言不慚地說「抽佣無問題」。當創會會長都係咁做的時候,其他投得展位的生意人,當然是會有樣學樣啦,這種以權謀私的行為,其因是有皇氣撑腰,在黑箱作業的分餅仔分配攤位下,而結出牟取私利的果實。 

 

香港電腦業協會
 
2013年2月22日
 
Find us on facebook: